最新更新
 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 
《聊斋志异》中的人才问题小说
发布时间:2021-06-14 20:09  来源:未知  点击量:

  作者:佚名

  周先慎: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《〈聊斋志异〉中的人才问题小说》。具体内容是分析《聊斋志异》中以科举考试和知识分子的生活与命运为题材的小说作品。

  《聊斋志异》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,就是幻想性与现实性相结合。一方面非常奇幻,充满奇思异想,将我们带入到一个与现实世界很不相同的奇异世界中去。人物多为花妖狐魅,他们活动的场所,或者是仙界,或者是龙宫,或者是冥府,或者是梦境。而同时,在这个奇幻世界之中,又时时透出浓厚的人间气息,那些精怪形象的思想感情,与我们生活在现实中的普通人息息相通。超现实的幻想故事,表现出的常常是非常现实的社会内容,提出的是社会生活中人们普遍关心的社会问题。简直可以说,《聊斋志异》是一部用幻想的形式写成的社会问题小说。我在1983年为北大出版社主编了一本《聊斋志异欣赏》,在这本书的前言中,基于上述的这一认识,我写了这样几句话:“《聊斋志异》丰富奇特的艺术想象,不是将人引向虚无飘渺的天国,而是教人俯视满目疮痍的人世,憎恶这人世,同时又充满希望地要改善这人世。”

  这样评定《聊斋志异》这部书的性质和特点,用这样的眼光去读《聊斋志异》中有关科举考试题材的小说,就不难认识到,作者在小说中提出的实际上是一个社会生活中的人才问题,即如何爱惜人才、选拔人才的问题。这一点,蒲松龄本人是有非常明确的认识的。蒲松龄是一个生活于下层的不得志的小知识分子,一生都热衷于科举考试,希望获取功名,走入仕途,但最终却是一败涂地,遭受极大的挫折,经历了巨大的痛苦。蒲松龄对科举考试的热衷和在科举考试中的失败,最痛切的感受就是整个社会不懂得爱惜人才。这在他的诗中有非常直白的表述。他在《中秋微雨,宿希梅斋》(其二)中写道:“与君共洒穷途泪,世上何人解怜才?”又在《九月望日有怀张历友》中写道:“名士由来能痛饮,世人原不解怜才!”在这里,他将个人的失意和痛苦提升到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来认识,深深地感叹他所生活的社会不懂得重视人才和爱惜人才。

  下面分五个问题来讲。

  一、蒲松龄创作人才问题小说的生活基础和思想基础

  一切作品都跟作家本人的生活体验和对生活的认识分不开。《聊斋志异》中的人才问题小说是在蒲松龄本人生活体验的基础上创作出来的。要了解一个作家如何将他的生活体验经过艺术提炼,熔铸到他的作品中去,创造出感人的艺术形象,《聊斋志异》中的人才问题小说可以为我们提供最生动真实的例证。

  蒲松龄一生都热衷于科举考试,但科场失意,饱尝痛苦,引为人生的极大遗憾。他十九岁时以县、府、道三个第一考中了秀才。“受知于施愚山(清代著名诗人施闰章)先生,文名籍甚。”(《淄川县志?蒲松龄小传》)施闰章对他极为赞赏,是他的恩师,因此他对施闰章始终怀着尊敬和感激的感情。他在小说《胭脂》(三会本卷十)的“异史氏曰”中这样写道:“愚山(施闰章的字)先生吾师也。方见知时,余犹童子。窃见其奖进士子,拳拳如恐不尽;小有冤抑,必委曲呵护之,曾不肯作威学校,以媚权要。真宣圣之护法,不止一代宗匠,衡文无屈士已也。而爱才如命,尤非后世学使虚应故事者所及。”最使他感动并使他终生铭记不忘的就是施愚山的“奖进士子”,“爱才如命”。蒲松龄初入文场,就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体验到,爱才、惜才是一个学官最重要的品质。

  蒲松龄一生参加科举考试的经历,可以作这样的简单概括:考试、失败,再考试、再失败,再再考试、再再失败,直到年迈才带着极大的痛苦和遗憾,无可奈何地以最终的惨败宣告结束。由于资料的缺失,他是哪一年开始参加乡试(即考举人)的,一共参加过多少次,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,大家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。据他的儿子蒲箬所写的《柳泉公行述》中说:“十九岁弁冕童科,大为文宗师施愚山先生之称赏。然自析箸(分家,在二十三岁有了长子蒲箬之后不久),薄产不足自给,故岁岁游学,无暇治举子业。”在同一篇文章里又说:“癸亥年,我父食饩(就是享受廪膳待遇,成为廪生)。其时惨淡经营,冀博一第,而终困于场屋。”癸亥即康熙二十二年(1683),那时蒲松龄已经四十四岁了。有确凿的材料证明,从第二年甲子(康熙二十三年,1684,作者四十五岁)开始,九年中他连续三次参加了乡试(乡试每三年举行一次),但是每次都告失败。在甲子之前是否参加过乡试,是何年参加的,情况如何,大家的说法就很不一致了。但是,从二十三岁到四十五岁,这二十多年中间,可以肯定地说,蒲松龄不可能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。1664年,蒲松龄二十五岁时,他的同乡好友李希梅邀请他到他家里“共笔砚”(共同读书学习)。李希梅家藏书千卷,这段生活蒲松龄刻苦读书,一方面提高和丰富自己的文化知识,另一方面又积极学习写作八股文,为参加科举考试作准备。他在《醒轩日课序》中这样记述这段难忘的读书生活:他同李希梅“朝分明窗,夜分灯火,期相与以有成(期待着大家都在科举考试上取得成功)。”他们“订一籍,日诵一文焉书之,阅一经焉书之,作一艺、仿一帖焉书之。每晨兴而为之标日焉,庶使一日无功,则愧、则警,则汗涔涔下也。”既然如此刻苦准备,如有机会参加,蒲松龄是肯定不会放弃的。

  但是他在癸亥年食饩这一事实是很值得我们重视的。原来按科举考试制度的规定,并不是凡考中了秀才就都有资格去参加乡试考举人的,而必须参加岁试和科试,成绩优等的才有资格参加。所谓岁试,就是每年由各省学政巡回对所属的生员进行的考试,是考查生员平时的学业。所谓科试,则是每三年一次的在举行乡试之前,先由各省学政对所属的生员进行的巡回考试,相当于预考,目的在选送成绩优异的秀才参加乡试。当时的秀才有附生、增生和廪生的不同区别。附生资历最浅,增生资历稍高,廪生最高,是享受廪膳(生活补贴,相当于今天的助学金)的秀才。这种等级的确定,就同岁试和科试有关。岁试考取一等的,才能补为廪生。蒲松龄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努力,到了四十多岁才获得一个廪生的资格,说明他在岁试和科试中也是非常不走运的。甲子之前,在他的诗词作品中也有记录他考试失败的情景,很可能就是岁试或科试的失败,当然也不排除曾经参加过乡试的可能。

  至于他是哪一年不再参加科举考试的,至今也没有确切的说法。蒲箬《柳泉公行述》中记述是“五十余尚希进取”。蒲松龄自己撰写的《述刘氏行实》(刘氏是他的妻子)中曾写道:“先是,五十余犹不忘进取。刘氏止之曰:‘君勿须复尔!倘命应通显,今已台阁矣。山林自有乐地,何必以肉鼓吹为快哉?’松龄善其言。顾儿孙入闱,褊心不能无望,往往情见乎词,而刘氏漠置之。”有人考证他到了六十岁和六十三岁时还参加过乡试,亦均告失败。(参见高明阁《蒲松龄的一生》)总之,为了科举功名,他是几乎苦苦奋斗了一生,却是一事无成,连个举人也没有考中。

  科场的失意,对蒲松龄来说是刻骨铭心的,这在他的诗词作品中留下了许多真实的记录。如他在四十九岁时写的《荒园小构落成,有丛柏当户,颜曰绿屏斋》中,对当时整个的生活情况心境还是比较好的(诗中有“租吏不催粮未罄,三杯浊酒意醺然”之句),但一念及功名就不免悲从中来了:“孽债难偿真苦海,书囊无底尽愁魔。自怜老大仍沦落,儿辈懒教更揣摩。”这是写他前一年(四十八岁时)考试失败后的心情。到了1690年(五十一岁)再考失败以后,次年所写的《读书效樊堂》一诗中这样写道:“狂情不为闻鸡舞,壮志全因伏枥消。寂寞荒园明月夜,蕉窗影里度清宵。”连石隐园里明丽的风光和皎洁的月色,也因考试失败的遭遇和心境的悲凄而变得黯然失色和荒凉清冷了。康熙三十九年(1700,六十一岁),在《自嘲》诗中这样写道:“皤然六十一衰翁,飘骚鬓发如枯蓬。骥老伏枥壮心死,帖耳嗒丧拼终穷。”直到1732年即作者七十三岁时,大概是朋友祝贺他上年被选拔为岁贡生,不禁感慨万端,还写下了这样一首诗:“落拓名场五十秋,不成一事雪盈头。腐儒也得宾朋贺,归对妻孥梦亦羞。”(《蒙朋赐贺》)从这些诗句,可以看出他当时受到的打击之大,痛苦之深。

  丁卯(康熙二十六年,1687,作者四十八岁)乡试,因“越幅被黜”。有《大圣乐》词记其事,序云:“闱中越幅被黜,蒙毕八兄关情慰藉,感而有作”:

  得意疾书,回首大错,此况何如!觉千瓢冷汗沾衣,一缕魂飞出舍,痛痒全无。痴坐经时总是梦,念当局从来不讳输。所堪恨者:莺花渐去,灯火仍辜。

  嗒然垂首归去,何以见江东父老乎?问前身何孽,人已彻骨,天尚含糊。闷里倾樽,愁中对月,击碎王家玉唾壶。无聊处,感关情良友,为我欷歔。

  所谓“越幅”,是指着急之中翻错了页。因此而落第,他几乎到了痛不欲生的地步。

  三年以后庚午(康熙二十九年,1690年,作者五十一岁)又参加了一次乡试,再一次被黜。有《醉太平》一词记其事。序云:“庚午秋闱,二场再黜”:

  风檐寒灯,谯楼短更。呻吟直到天明。伴倔强老兵,萧条无成,熬场半生。回头自笑濛腾,将孩儿倒绷。

  所谓“濛腾”是说自己一时糊涂,竟将非常熟悉的内容搞错了(出于宋代苗振的典故,说是三十年为老娘不会使孩儿倒绷,结果却偏偏出了问题)。

  他还有一首《大江东去》(寄王如水),其中写道:

  天孙老矣,颠倒了天下几多杰士。蕊宫榜放,直教那抱玉卞和哭死!病鲤暴腮,飞鸿铩羽,同吊寒江水。见时相对,将从何处说起?

  每每顾影自悲,可怜肮脏骨消磨如此!糊眼冬烘鬼梦时,憎命文章难恃。数卷残书,半窗寒烛,冷落荒斋里。未能免俗,亦云聊复尔尔。

  这首词的作年可能在康熙十四年(1675,作者三十六岁),大约是参加科试或岁试失败而作(也有人认为是参加乡试),写来字字是血,悲痛欲绝。这些感受都提炼和概括到《聊斋志异》描写科举考试的作品中去了。试读他的《叶生》和《王子安》等篇,就知道他在作品中是熔铸进了怎样沉痛的生活体验。

上一篇:巧用“谐音”学化学
下一篇:巧用“十字交*”
 
 
Copyright (c) 2015 www.youmooyouyoung.com  All Right Reserved.   版权所有:北京新影学院
   网备51080202000207 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