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更新
 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 
问责自己、拷问世人、呼唤良知
发布时间:2021-06-14 20:14  来源:未知  点击量:

  问责自己 拷问世人 呼唤良知

  ——关于《小狗包弟》

  ◎夏杰祥

  [原载全国中文核心期刊《中学语文教学》2007-9 后收录巴金文学馆]

  

  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:新教材选录《随想录》这样的文字用意何在?它的教育价值何在?我们应该如何通过我们的教学实现它?处理教材是教学的开端,必须通过我们的先期阅读,唤醒自身的生命体验,获得教材所蕴含的经验意义、历史意义以及实践意义,才能拥有阅读和教学应有的情感共鸣和理性力量。

  《教师用书》在本单元的说明中提示要注意思考的深度,“如学习《小狗包弟》,可以获得对作者当时所处的社会环境的深刻认识,获得对作者本人心灵伤害和内心反思过程的深刻认识,更进一步获得对悲悯忏悔的高尚情感的体验,获得对社会的必然规律的认识”,在随后的教学建议中也设计了这样的思考:巴金先生的作品在当代的阅读价值何在?可是,这一连串的“认识”、“体验”、“价值”又如何“获得”、如何“深刻”?所以,教学建议中也指出这些思想价值学生未必都能想到。而在实际的教学中,容易放弃对这些“获得”的探究与追求,仅仅把本文当作一篇“写人记事的佳作”进行常规化处理,定位于它的“语言”“结构”的写作价值。如此,教材新增《随想录》的目的“泯然众人”矣。

  本着这样的思考需要我们认真审定本文的教学价值,设定本文的教学指向,而文本的教学价值取决于我们对它的解读与定位。

  本文的学习重点应该在于:从平静的话语中读出作者的情感以及这种情感的表现方式。“小狗包弟”只是作者的一个切入点,情感所在决不是对小狗的怀念,也不是对文革的一般意义的批判,而是发自内心的忏悔以及这种忏悔给读者给社会带来的强烈震撼。所以,陈思和教授说“忏悔从怀念开始”,所以,巴金被誉为“20世纪中国社会的良心”。

  首先是问责自己的勇气。课文的重点在后半部分,不在“狗”的形象上,(是怎样的一条小狗?)更不在“两条狗的故事”上,而在于“我”抛弃小狗包弟的背景、动机、结果以及长达十余年的忏悔过程。为此,我就本文的阅读思考作了如下的主问题设计,并以此提请关注文章中的关键词句:

  ①“包弟”是怎样的一条小狗?结局怎样?为什么会这样?②送走“包弟”之后,“我”的结果又如何?③是谁杀死了“小狗包弟”?④“我”对“小狗包弟”的情感是怎样一个变化过程?对“人”的态度有无改变?⑥面对这样的老人,我们的感慨是什么?

  这是一条温顺可爱的小狗,曾经带给我和家人、客人许多愉快的小狗,但因为害怕小狗的叫声会把抄“四旧”的红卫兵引到家里来,“我”被迫把它送上医院的解剖台。然而这样之后并没有保全“我”和家人,“我自己终于也变成了包弟”。

  尤其是下面的文字需要细心体会:

  “整整十三年零五个月过去了。我仍然住在这所楼房里,每天清早我在院子里散步,脚下是一片衰草,竹篱笆换成了无缝的砖墙。隔壁房屋里增加了几户新主人,高高墙壁上多开了两扇窗,有时倒下一点垃圾。当初刚搭起的葡萄架给虫蛀后已塌下来扫掉,连葡萄藤也被挖走了。右边角上却添了一个大化粪池,是从紧靠着的五层公寓里迁过来的。少掉了好几株花,多了几颗不开花的树。我想念过去同我去一起散步的人,在绿草如茵的时节,她常常弯着身子,或者坐在地上拔除杂草,在午饭前后她有时逗着包弟玩。……我好像做了一场大梦。满圆的创伤使我的心仿佛又给放在油锅里煎熬。”

  这“满园的创伤”是生活的创伤更是心灵的创伤。当初的“轻松”变成了“沉重的包袱”,进而“感到羞耻”,十几年后乃至于“煎熬”。尽管,这一过程中“我”是被逼的,逼得我自私无情,试图以舍弃一个无辜的生命保全自己,其间“我”又有多少罪过?“逆来顺受的苦难生活”中,狗且不保,人何以堪?然而,作者平静的叙述中丝毫没有对那个疯狂时代疯狂人的呵责,没有对个人遭际的愤怒,有的只是对自己“无能”“无奈”的不能原谅和不尽的责备。

  其次是拷问世人的深切。作为读者不能不深思,一个无过错且受害甚深的八十高龄的老人尚且为当年的“过错”忏悔不已,那么,当年的那些真正的过错者良心何安?“中国文化的悲剧是缺乏忏悔理性,中国文人的悲剧是把忏悔看作羞耻。我们缺乏暴露自己精神缺陷的勇气,更不敢面对由于自身的怯弱和愚昧造成的历史罪恶。巴金先生之所以伟大,正是他认识到了只有勇于忏悔才是拯救我们民族的现代精神力量,他以‘揪出自己示众’的无比勇气和无私品德,点燃忏悔理性的火种,从精神上唤醒我们这个灾难深重的民族。”(杜高《俄狄浦斯的灵魂》(《随笔》2006-4))

  “文革”之后,人人都说自己是受害者,有谁如此反思过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是否过错呢?《随想录》的巨大反响并非在于对文革的声讨,(尽管巴金老人最有声讨的资格)而在于真诚的问责自己,以及由此应该引起的对世人的深切拷问。所以有人说,巴金的《随想录》“结束了一个迷乱的时代,开启了一个寻找与扣问的时代”,今天的我们如果都有这样一种问责自己的良知,则时代幸矣,社会幸矣。

  “听见包弟尖声吠叫,我就胆战心惊,害怕这种叫声会把抄‘四旧’的红卫兵引到我家里来。”

  “以前看见包弟作揖,我就想笑,这些天我在机关学习后回家,包弟向我作揖讨东西吃,我却暗暗的流泪。”

  “这样的煎熬是不会有终结的,除非我给自己过去十年的苦难生活作了总结,还清了心灵上的欠债。这绝不是容易的事。那么我今后的日子不会是好过的吧。”

  读着这样的文字,今天的我们该做怎样的扪心自问?都在好好过日子的我们是否有过诸如此类的心灵欠债?我们给自己做过什么样的总结?卢梭在《忏悔录》的开头就宣称:“我现在要做一项既无先例,将来也不会有人仿效的艰巨工作。我要把一个人的真实面目赤裸裸的揭露在世人面前。这个人就是我。”眼下的时代充斥着掌声和欢笑、矫情和“感动”,迫切需要的是深思和泪水。我们有过多少深思让泪水漫过心头?

  每每读到巴金老人这一代的文字,总会被这一代人的悲悯情怀逼仄得无语长叹,那是整整一代人对良知的呼唤啊!不妨读读严文井的晚年感言《我仍在路上》:

  “我仍存一个愿望,我要在到达我的终点前多懂得一点真相,多听见一些真诚的声音。我不怕自己难堪。

  “我本来就很贫乏,干过许多错事。但我的心是柔和的,不久前我还看见了归来的燕子。

  “真正的人正在多起来。他们具有仁慈而宽恕的心,他们有眼泪,但不为自己哭。

  “我仍在路上,不会感到孤单。

  “我不会失落,因为再也没有地方容我失落。”

  殷鉴未远,然而“忘却的救主早已降临”,不知道谁还在读这样的文字?又会读出什么?这是整整一代人的责任和呼唤,一种对民族、对社会的责任,一种对良知、对人性的呼唤。正如巴金先生在《探索集·后记》中所述:“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不允许再发生那样的浩劫”,“不让我们的国家民族再次遭受浩劫”,“世间应充满人性,不应该随意践踏无辜的生命。”

 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我的解读与教学只想告诉我们的孩子:青春也有丑陋,盛世不无凶险,天下远未太平,爱自己,爱世人,从现在做起。

上一篇:巧填志愿圆理想大学梦 为四类考生“对症下药”
下一篇:《两只蝴蝶》彩铃侵权案宣判 两家公司赔135万
 
 
Copyright (c) 2015 www.youmooyouyoung.com  All Right Reserved.   版权所有:北京新影学院
   网备51080202000207 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