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更新
 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 
《陋室铭》与《苦斋记》比较赏析
发布时间:2021-06-14 20:18  来源:未知  点击量:

 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

  唐代文学家刘禹锡的《陋室铭》和明初大臣、政治家、文学家刘基的确良《苦斋记》都是写隐居之室的名篇。在思想主旨、内容结构和表现手法方面异中有同。现作如下赏析:

  一、安贫乐道的士大夫情怀:陋室不陋,只因“德馨”;苦斋不苦,苦可为乐

  在刘禹锡看来,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”,于人来说,诸葛亮身居茅屋而知天下三分;西蜀扬子云,身在玄亭而名闻于天下。自己也能同他们一样拥有高尚的德操,自居陋室,何陋之有?

  而刘基则借苦斋主人章溢先生之言强调,膏粱之子之乐,由乐而生苦;而苦斋生活之乐,则由苦而来。苦乐相倚伏,苦中自有其乐。

  两篇短文,一是通过对陋室的描绘和歌颂,表达了作者甘于淡泊、不为物役,的高尚情操,反映了他不慕富贵,不与权贵同流合污的高洁清峻的品格。一是以“苦”为核心,写书斋不仅位处苦地,而且连四周的动植物都具苦性,可谓无往而不苦,但主人却乐在其中。为什么?因为苦乐相倚伏,苦中自有其乐。文章还进一步点明:“天之将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”,“井以甘竭,李以苦存,夫差以酣酒亡,而勾践以尝胆兴”,从更深层次上下班说明了命名“苦斋”的深意。

  两篇短文思想主旨各有侧重,但都表现出安贫乐道的士大夫情怀。

  二、探因式结构:“惟吾德馨”——“何陋之有”;“乐苦倚伏”——名室为“苦斋”

  《陋室铭》开篇以山水起兴,点出了陋室不陋的原因,在于“德馨”。接着写陋室环境的清幽,以青苔和野草来比喻自己独立的人格;又写交往之雅,所交往的都是有修养的饱学之士;再写活动情趣,先正面写,后反面写;然后以古代名贤诸葛亮、杨雄自比,最后引用孔子的话,收束全篇,说明陋室“不陋”。

  《苦斋记》起笔交代苦斋之所属,并总体从其环境、气候与植物特性的简略介绍中,说明“苦”的由来。接着具体写乐生于此地的“物性之苦者”——木、草、菜、果、蜜、茶、鱼等,从实物方面说明苦斋命名之由来。又接着补述建苦吝的由来和记述苦斋生活的概况与乐起。再接着在前面叙事的基础上发表议论,从事理方面阐明苦与乐的相为倚伏,互为转化的辩证关系,使文章进入重心。最后收结全文,说明作记原因。

  两篇文章的内容结构有所不同,一是由结论到原因,一是由原因到结论。但都表现为探因式结构。

  三、托物言志:细描写——妙抒情;实叙述——真议论

  《陋室铭》作为一篇铭文,不仅句式上骈散结合,节奏明快、语言错落有致,读来抑扬顿挫,和谐悦耳,在听觉上给人音乐的美感,而且写作技法运用繁杂,描写中有对比、白描、反衬、借代,议论抒情中有比兴、类比、隐寓、用典,描写、抒情、议论于一体。通过具体描写“陋室”的恬静、雅致的环境和主人高雅的风度来表述高洁隐逸的情怀。文章借助陋室说理,以抒情的笔调表明作者高洁的品格,事中见理,景中显情,诚可谓“情因景而显,景因情而生”。把作者的闲情逸事,居室美景写得含蓄生动而意韵悠远。

  还要提的是《陋室铭》,只字不提陋室之“陋”,只写陋室“不陋”的一面,而“不陋”是因为“德馨”,从而自然地达到了抒怀的目的,表达了作者洁身自好、不慕富贵的节操和安贫乐道的情趣,以及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情感。这种方式是运用以衬托手法托物言志,从反向立意。

  《苦斋记》是一篇颇为别致的书斋记。它不像一般书斋记写其环境的优美清静,主人的闲适高雅,而是本着眼于“苦”字。全文以“苦”字起笔发端,又以“苦”字收结终章,一个“苦”字,贯串始终,前后勾连,互为呼应,脉络分明,中心突出。从表达方式是先记述,写苦斋的地理环境和物产,以及其主人的生活情况与乐趣,后议论,借主人言论阐发了苦与乐的相为倚伏——苦生于乐,乐由苦来——的辩证关系与生活哲理,批评了膏粱之子的安逸享乐的思想,表现了苦斋主人甘于苦中求乐的宽敞襟怀。前者表现“苦况”,后者阐释“苦义”。

  两篇文章表现手法有别,不过,异中有同,这就是都用了“托物言志”的手法,借“陋室”和“苦斋”表达了特别的封建知识分子的独有情怀。

上一篇:问题讨论式教学在中学生物教学中的问题设置
下一篇:没有了
 
 
Copyright (c) 2015 www.youmooyouyoung.com  All Right Reserved.   版权所有:北京新影学院
   网备51080202000207 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