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更新
 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 
广元最“任性”设计师 50岁前活别人,50岁后活自
发布时间:2015-07-19 15:50  来源:未知  点击量:
  夕阳落山后,马上就要天黑了,天曌山顶,一辆米黄色的五菱改装房车与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安静地停歇在路边。阿亮想画一张画,黑木也想画,他只好坐下来,画一张小的。夜幕降临,打开车大窗,漫山葱绿,云在天际在眼中,他们睡在各自的“家”中,任时光匆匆来去。忙完城里事,开着车,随意在广元找一处青山绿水地,画设计图、画素描、画油画,和着清风,煮咖啡,采野菜野果,漫山找蘑菇,得一锅鲜味,聊人生,聊理想,或什么也不说,听虫鸣蛙叫……这便是广元设计师熊普金生活的一隅。
  
  人物素描他,1965年生,祖籍绵阳,在广元生活近32年,早已当自己是广元人。
  
  1988年,23岁的他辞去美术老师的工作,开始辗转各地,成为一个城市流浪人。
  
  这期间,他凭着读文本摸索学会了设计,成为广元第一批室内设计师,带出了近30个徒弟。
  
  也是在这期间,他经历了结婚、生子、离婚。前后三次婚姻,都未能成行。
  
  如今,他50岁,没有房,一台改装的五菱车,是他的卧室、书房、厨房、办公室…… “我愿意做一个山民,在我的小家中,和着满窗绿意,沐着四季清风,慢慢等待夜色来临!”他说,50岁之前 为别人活,50岁后,该活活自己了。 ● 50岁前活这样想给妻儿稳定的生活 他自学成为设计师1986年,21岁的熊普金从广元师范毕业,被分配到东风北路小学(现在的将军桥小学)当老师,每个月领40元的工资,端上了别人眼中的“铁饭碗”。当时学校12个班,每个班约有50个学生,但只有他一个美术老师。时间像缸子里的菜籽渣,再挤不出半滴油来。画画成了搁置在阁楼的梦想,一再发霉。“日子成了机器上的轮子,有何活劲!”
  
  工作两年后,他毅然辞职,开始他的流浪生活。这期间,他做过煤炭工人、蹬过三轮、卖过菜也干过服务员。流浪一年后,1989年,他遇到了第一任妻子。为了给妻儿一个稳定的生活,他自学理发在广元老城水厂附近开了一家理发店,后又关掉生意渐清的店去了内江学习设计。从读文本自学,到摸索着设计,依靠着良好的天分与绘画功底,他很快熟悉起来,甚至开始独当一面。
  
  1992年,他回到广元,当时广元的设计市场还处于垦荒期,从一个人单打独斗,到带学徒,组建团队,一步一步,广元的设计市场日渐繁荣起来,找他们设计店面的人也越来越多。希冀心灵对话 支持鼓励两任妻子读完大学熊普京至今经历了三次婚姻,他的第二任、第三任妻子均是在他的支持鼓励下到美院读完了大学。他说,她们对画画本有浓厚兴趣,但囿于现实因素未能进行系统培训,作为丈夫,他应该帮助她们完成梦想,“有了共同的爱好,心灵会靠得更近,相知才能相守。”但事与愿违,她们都未能与他长远走下去。用他的话说,如若将画画看做谋生赚钱的工具,人也就变得浮躁急切起来,而于他,画画是心底的净土,想过的不过是夕阳晚风、执笔相偎的日子。
  
  2010年,他又孑然一身。但情感上的坎坷并未让他泄气,反而更加善良柔软起来。他依然相信爱情,也执意相信自己会找到那个与他携手走遍万水千山、不知老之将至的人。 ● 50岁后这样活驾着房车当“行者” 蛙声蝉鸣入梦来2013年,熊普金把在城里代步用的黑色帝豪轿车跟弟弟的米黄色五菱车换了,并把车子的内部进行了改装。当年6月底,他驾着他的房车,成为了离“家”最近的人,开始了“行者”生活。
  
  今年4月,他去了泸沽湖。午后,把“家”停在湖边,打开后车窗,对着波光粼粼的湖面,蓝天白云不带一丝杂质,“老人家我在办公室(车内)画着图纸,彩虹就出现了三次,我的办公室在风景里,虽然小了一点儿,可视界很宽广,美景随时间变幻,美女在柳岸来回,不用出门,瞧瞧都美!工作在风景中,心情好效率高,嘚瑟!”他当时的微信朋友圈如是记录到。
  
  明年,熊普金计划开着自己的房车去欧洲,他要周游世界,画世界。“选择一种生活状态去,一直这样过,地球这么大,总有一片属于我自己的浓荫!”他说。老时入山中 修间草屋画云画树画黄昏熊普金爱喝咖啡,说迷恋也不为过。他的车上可以没酒没肉,但咖啡机、咖啡豆一定得有。他说,他的活法就是开着他的车,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喝咖啡,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想喝咖啡了,停下来,找个树林或者水边,磨豆子,点火,自己煮一杯满意的咖啡喝。现在的熊普金,他的车子就是他心中的净土。
  
  熊普金说,当有一天自己走不动了,也厌倦了游历,就去广元山林之中,买两匹马,修一间草屋,做马上咖啡馆。守着一间小屋,看清风妙曼身影穿过树林的样子,看斜阳的温暖柔光轻慢的抚摸他脚背的样子;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牵着马儿驮着豆子和咖啡机,给客人煮咖啡去!没客人的时候就画云和树,画春夏秋冬不一样的晨昏;困了累了,就随地一躺,掏一支烟出来,对着白云吐圈儿。“躺下没起来,慢慢化作尘泥,就是我的福了。”
  
  多年父子成兄弟父亲说:放手去成长,人要活的有趣味儿子说:老爹很牛掰,后50年希望他活自己和多数中国家庭教育子女不同,一惯洒脱自在的熊普金,既不会为儿子设定人生轨迹,也不会以“都是为你好”为由圈定儿子成长。熊普金23岁的儿子熊简如今在浙江大学读大三。大一时,儿子四科没及格,学校老师叫他去签字,让他好好管管,“毕不到业怎么办?”儿子老师说。他却说:“不用急。”在熊普金看来,那段时间儿子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学习摄影上,“一个人要是没有爱好特长,门门考满分也不顶用。”他告诉儿子,人要活的有趣味。
  
  在熊普金那里,儿子熊简更像个哥们,用他的话讲“多年父子成兄弟”。那么在儿子眼中,这个“不靠谱”的父亲留给他的印象和带给他的影响是怎样的呢?联系上熊简时,他告诉记者,自己正在杭州忙着经营刚和朋友一起成立的摄影工作室,准备大干一番。至于父亲,以及他的生活方式,他说了句“很牛掰”。他说,很赞同父亲的生活方式,尤其是当父亲50岁后,这种感觉更强。“他前50年都为我们活,后50年我赞同他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。”
  
  莫愁前路无知己阿亮说:熊老汉是个执着于理想的人他说:“我哪里老了,今年才一岁”
  
  熊普金的老友很多,甘素籍画家、广元女婿阿亮无疑算一个。熊普金比阿亮大17岁,但两人却成了不话不谈的朋友。两个同样爱画画、爱行走、爱万水山川的男人,他们有着怎样的碰撞?对此,记者采访了阿亮。
  
  记者:对于他“50岁前为别人而活,50岁后为自己而活”怎样看?
  
  阿亮:熊哥比我大17岁,是个执着于理想的人,我们经常叫他熊老汉,他会说,我哪里老了,今年才一岁,熊哥今年刚过50岁,他自己说之前为别人活,之后为自己活。这句话他说了很多遍了,听着简单有趣,但仔细回味,想想很多人,有几个为自己活?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人生,更要有自己才对。
  
  记者:在谋生与现实的语境下,梦想担负着怎样的角色?年轻人乃至中年人、老年人,应该大胆逐梦吗?
  
  阿亮:很多人问起我们的现实生存,其实真没那么复杂,再有钱,一天三顿饭,睡觉两平方,就这么简单,一个四肢健全的人,活下来太容易了!不管年轻人、中年人,还是老年人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,按自己舒服的方式生活,就是最好的。千万不要说等我老了想去干什么,想干什么随时可以,我们周围的很多朋友都在尝试着为自己的梦想做准备,他们也都在改变。还是那句话,随时归零,随时启航都不晚。
上一篇:广元市利州区金洞乡“关心下一代”工作见闻
下一篇:广师八零级一班同学三十年聚会
 
 
Copyright (c) 2015 www.youmooyouyoung.com  All Right Reserved.   版权所有:北京新影学院
   网备51080202000207   您是第287597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