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更新
 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 
防功臣造反:东汉靠联姻引发外戚专权之祸
发布时间:2021-06-18 00:10  来源:未知  点击量:

 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屡见不鲜的现象,就是开国皇帝在一统江山后,杀掉能力出众、战功赫赫的名臣大将。原因很简单,名臣大将谋反乃至起兵的事例多如牛毛,他们的年龄又大多比皇帝年轻,皇帝即位后,根本无力控制这些权势很大的开国功臣,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死他们,即便不杀死,也不给他们掌握朝政大权的机会。

  但有一个开国皇帝例外,就是东汉的开国皇帝刘秀。刘秀不杀功臣,而是采用笼络的方法。怎么笼络?不是封赏,如果封官赏爵,功臣的权势就会越来越大。那么最好的方法是使功臣宿将与刘氏政权联结起来,要联结也只有一个办法:联姻。

  所以,刘氏的女儿多嫁给功臣宿将家的子孙,刘家的子孙也多娶功臣宿将的女儿为后为妻。纵观整个东汉,选后大致不超出窦融、邓禹、马援、梁绕等功臣家。这样看起来是铁板一块,刘氏江山是牢不可破了,但聪明的刘秀却没有想到,皇室与功臣联姻却造成了外戚专权。

  汉顺帝去世后,外戚梁氏的势力越来越大。短短一年内,梁太后就先后立了三位皇帝,而且一个比一个年龄小,最小冲帝才2岁,最大的桓帝也才15岁。梁太后临朝,军政大权由大将军梁冀一手掌握。朝政事宜,无论大小,全由梁冀决断。官员升迁要贿赂他,进贡给朝廷的宝物,也归梁冀所有。梁冀是没有皇冠的皇帝,富有天下,拥有封户3万。他大兴土木,建造宫室、苑林。宫室像皇宫一样豪华,已经超过了皇家的规制。梁冀曾建造了一个兔苑,绵延数十里,结果有人误杀了一只兔子,梁冀不问青红皂白,一下子处死了10多个人。梁冀做了20多年的大将军,没干过一件好事,朝廷内外所有官吏无不畏惧,无不俯首听命,乃至连皇帝也不能过问任何政事。据统计,梁氏一门前后有7人封侯,女子7人被封君(相当于侯),2人为大将军,3人为皇后,6人为贵人。娶公主为妻者3人,文武大臣57人,掌权20余年,拥立三位皇帝,是东汉外戚中无以比拟的权臣。东汉外戚专权进入了最险恶的境地。

  此时的桓帝已经28岁,他时刻担心自己会遭到以前皇帝的命运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梁冀毒死,打算除掉梁氏一家。可找谁相助,除了太监,桓帝找不到其他人。在上厕所的时候,桓帝看看周围无人,便问亲信太监唐衡,太监中还有谁同梁家合不来?唐衡回答,单超、左倌两人曾到梁冀的弟弟家里去过一次,因为没行大礼,他俩兄弟就被送进了监狱,差点儿死在那里,最后因家人送礼道歉,才救出了他们俩。他俩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,但心里肯定是恨外戚专权的。

  桓帝得知后,又悄悄对单超、左倌说,大将军把持朝政,我现在想把他杀掉,可朝廷上的官员都看大将军的脸色行事,该怎么办呢?

  对于单超、左倌来说,这是一次除掉梁冀的机会,他们的态度很坚定,说大将军专权误国,早就该杀。我们愿意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,只怕皇上没有决心除掉大将军。

  桓帝说,我决心已定,无可犹豫。接着,桓帝又叫来徐璜和县瑗,五个太监一起歃血盟誓,共讨梁冀。

  这个密谋被梁冀的耳目得知,报告给梁冀。梁冀就派自己的心腹张恽到尚书省值宿,以防不测。单超一见梁冀有所觉察,便当机立断,派人以图谋不轨的罪名抓住了张恽,桓帝也亲到殿下,命人把一切调动用的符节印信全部集中到尚书省,派兵把守,以防梁冀下诏调兵。然后,桓帝派县瑗带领宫中士卫1000人包围了梁冀的住宅,又派人收回梁冀的大将军印绶。梁冀绝未想到桓帝会突然发难,措手不及,无从抵抗,只好与妻子一起自杀身亡。

  梁冀死后,桓帝将其族人、亲属无论男女老幼一并处死。朝廷官员受株连被罢官的300多人,被处死的达数十人,上下各衙门官员几乎为之一空。清抄梁冀家产达30万万,可抵全国当年租税的一半。

  梁冀是除掉了,但政权并未回到桓帝的手中,而是为宦官们所掌握。宦官执政,情况比外戚执政并好不了多少,甚至更加腐败混乱。他们把宗族亲戚派到地方上担任刺史、太守,贪赃枉法,榨取民财,形同盗贼。

  宦官的贪污和强取豪夺,使老百姓受尽其苦,无法忍受,于是纷纷组织反抗。延熹八年(公元165年)桓帝立贵人窦氏为皇后。桓帝去世后,窦皇后和她的兄长窦武迎立12岁的灵帝,窦太后临朝听政,以窦武为大将军执政。窦武与太傅陈蕃等谋划诛杀宦官,先控制政府中枢和部分近卫军,又掌握首都及附近地方政府机构,准备将宦官逐步剪除。但宦官曹节、王甫等先发制人,劫持了灵帝和窦太后,假传圣旨收捕窦武等。窦武拒不受诏,聚兵数千准备抵抗,但最后还是被困自杀。事后,窦太后被软禁于云台,灵帝完全为宦官所控。本来占尽优势的外戚居然被宦官的突然发难搞垮,可知宦官的势力在当时是多么之大。

  曹节、王甫诛杀窦武、陈蕃等人后,自相封赏,加官晋爵,父兄子弟皆为公卿。王甫、曹节等死后,宦官赵忠、张让等12人都任职中常侍,封侯贵宠,世人称之“十常侍”。灵帝甚至宣称:“张常侍是我父,赵常待是我母。”宦官得到了空前的恩宠,他们愈发肆无忌惮,胡作非为,东汉的政治也愈加混乱。东汉王朝陷在外戚和宦官交替专权的可怕的轮回之中。

  档案54

  党锢之祸:东汉自和帝以后,外戚、宦官交替专权。延熹二年(公元159年),桓帝与宦官单超等人合谋消灭了外戚梁氏,单超等5人同日封侯。从此,宦官独揽朝政。他们利用手中的政治特权谋取私利,侵占土地,扩展势力范围。外戚宦官阻塞了士人、太学生做官的道路。于是,官僚士大夫把抨击的主要矛头对准了宦官。他们评论朝政,褒贬人物,猛烈抨击宦官集团,史称“清议”。

  延熹五年(公元162年)太学生和部分官僚一起,为得罪宦官的皇甫规辩护,斗争渐从一般清议转为实际斗争。延熹九年李膺捕杀与宦官勾结、教子杀人的方士张成。宦官乘机指使张成弟子牢脩诬告李膺等人蓄养太学游士,交结诸郡生徒,共为部党,诽谛朝廷。桓帝于是下令郡国逮捕“党人”,李膺和太仆杜密、御史中丞陈翔等200余人均被收捕。次年,经过太学生贾彪活动,借助尚书霍谞、外戚窦武之力,“党人”始得“赦归乡里”,但仍“禁锢终身”。这是第一次“党锢之祸”。

  永康元年(公元167年),桓帝死,灵帝幼年继位,窦太后临朝,外戚窦武为大将军,执掌朝政。他与太傅陈蕃起用李膺与被锢之其他名士,打算消灭宦官势力。后因事机泄露,宦官先发制人,陈蕃被杀,又迫使灵帝收捕窦武。窦武举兵反抗,兵败自杀。宦官再度得势,重又逮捕“党人”,杀李膺、杜密等100余人,禁锢、迁徙数百人。熹平元年(公元172年),宦官又指使司隶校尉段颎逐捕“党人”和太学诸生100余人。熹平五年宦官挟持灵帝进一步下诏州郡,凡“党人”的门生、故吏、父子兄弟和五服以内的亲属,一律免官禁锢。这是第二次“党锢之祸”。

  相关链接>>

  全国13-14学年高中上期中考试历史试题汇总

  全国13-14学年初中上期中考试历史试题汇总

  全国2014届高三上第三次月考历史试题汇总

  【中学教材全解】2014届九年级历史下检测题

  【中学教材全解】13-14学年高中历史精解

  【教师同步教学资源】高中历史专题汇总

上一篇:翻译技巧:对习语缺乏足够理解而引起的误译
下一篇:防晒霜会给皮肤带来伤害?物理防晒比化学防晒
 
 
Copyright (c) 2015 www.youmooyouyoung.com  All Right Reserved.   版权所有:北京新影学院
   网备51080202000207 网站地图